->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-> 山西襄汾-> 人文襄汾-> 正文
钩沉︱读不尽的丁村
来源: 作者:文/阿遥 摄影/姚敏苏 发布日期:17-08-09 15:19:37 

——汾水行笔记之三

文/阿遥

纵贯山西的汾河,流到襄汾这里拐了两个大弯,冲出了一片平原,冲出了几条沟壑,在汾河东岸的平川上,造就了一个古老的村庄——丁村。

丁村到底有多古老?答案是十几万年。这话看上去耸人听闻,但却是事实。

这是广义的丁村。

丁村的范围里,有两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一处是丁村遗址——十几万年前的旧石器文化遗址,一处是丁村民宅——保存完整的明清村落——这也可以算是狭义的丁村,今天依然活着的丁村。一村两国保,全国都罕见。

丁村航拍图(来自网络)

上古的早期智人“丁村人”后来去了哪里,我没有考究,估计科学家也说不清楚。但有趣的是,正是在丁村发掘旧石器遗址的考古学家王益人兄,把我从十几万年前的远古的土地,引进了活着的丁村。

丁村有两座博物馆,一座丁村文化陈列馆,一座丁村民俗博物馆。那实在是两座高级别的博物馆。这可不仅仅是说馆内陈设的遗址出土的石器、化石和传世的民俗文物,室内幽暗的光线下,展品不大利于观赏。可是这里更好看的是建筑——连馆舍都是不可移动的大体量展品:陈列馆是明代建筑,民俗馆是清代的——当代哪位建筑师设计建造的新馆,能比得上这样的馆厚重!

丁村文化陈列馆:建于

明代万历年间的宅院

丁村遗址发现者之一裴文中先生塑像

丁村拥有一大片保存完好的古民宅,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高超的四十多座宅院,上至明代万历,下至清代咸丰以至民国,国家给编了号,定为国保建筑。其中二十来座回购开放,还有一些,丁氏后人等村民依然住在里面,延续着香火。

丁村文化陈列馆就是建于明代万历年间的宅院。半个世纪以前裴文中、贾兰坡等前辈古人类学家和考古学家,发现了这处重要的丁村旧石器遗址。院子当中,一尊原始的“丁村人”塑像,围着兽皮,扛着猎物,忧郁地大步走在明代的宅院里。如此怪异的穿越,是不是想讲述这个村庄一步十万年的历史呢?别误会,其实“丁村人”并不是当代丁村人的祖先。

丁村平面图(来自网络)

这片汾河河谷平原,古代属于平阳府太平县,“金襄陵,银太平”,是这片富庶之地的光彩头衔。丁村的丁氏始祖丁复,是元末明初从河南逃荒迁来的,之后,这个家族繁衍生息,在汾河边上世代过着农耕生活。明清之际,应着晋南商业兴盛的大环境,家族中一部分人走上了经商之路。晋商中的“太平帮”,有一支就是来自丁村的丁氏家族。丁村人往西北贩卖布匹、药材、粮油等等货物发了家,白花花的银子滚入钱袋。

这些黄土地上走出的商人,心里根深蒂固的还是农民,依恋土地是他们的根本,于是纷纷带着银子回到家乡,一栋一栋豪宅,就这么建造起来。

村口的景致

丁村的故事,还是由老房子来讲述吧。

做民俗博物馆的这一片,号称七大院,是七座连成一片的建筑群,从前属于一个家族。从临街的拱门进去,两侧高耸的墙,把甬道夹成一线天。高墙内,两进、三进的四合院一座连套着一座,棋盘式的布局,把一个大家族紧密地围拢在里面。

丁村民俗博物馆大门

一线天般的甬道

跨进院门的瞬间,我心里一紧。那种感觉越转越看越强烈,不像回家,甚至不敢造次。三四百年的一部农商家族固守财富、礼教严苛、治理有序的活剧,在眼前展开帷幕。

不由自主的,我把眼前的宅院跟北京的四合院做起对比。

那是有很大不同的。北京民居院落的空间,大多接近正方形,坐北向南的正房,更是东西横向宽,南北纵深小,室内亮堂,院落也敞亮平和。院子里长幼有序,长辈住正房,子孙住厢房或垮院。而丁村的四合院,也是山西民居普遍的风格则大大不同。高高的房屋之间围起的院落,更该叫天井。南北深、东西窄,东西厢房一般各有两至四间,北面的正房高大,有的最后一进还建了楼。一进院门,面对的是纵深狭长的空间和巍峨高耸的正房。更奇怪的是,向阳的正房却不是住人的,只用作敬祖敬神。

狭长的院落和三层楼的正房

天井的回望

一直形不成宗教统治的汉民族,其实也是有信仰的,那就是祖宗,祖宗几乎等同于神。逐出祠堂、不准拜祖宗,是极其严酷的惩罚。聚族而居的聚落,宗族观念就是维系族人的纽带。重神而不重人,加上严苛的礼教,是不是基于这样的理念,让这空间的氛围显得压抑?

襄汾县博物馆的夏馆长就生长在丁村,他家当年住的院子,就是民俗博物馆所在的国保院之一,雍正年间的。没等我们羡慕完他在三十多年前还有这等住豪宅的经历,他却皱着眉说,这房子住着并不舒服。

我们这才审视起他住过的这间东厢房,狭小,阴暗,不大的窗透进一束光,照在炕上。我们明白了,当年他和弟兄们挤在一个土炕上,一群阳气旺盛的小男孩该是多么拘束,他们一定积蓄着冲破牢笼的心理吧!

这高墙大院的格局和建法,大概正是要压抑住人们过于活跃的思想,把族人管制在礼教的束缚中吧?尽管到了解放后,那些老规矩早就被革命了,但房子本身,仿佛仍然带着一股威严,住在里边的人,应该体会更深。

丁村的宅院能在几百年里完整地保留下来,真是个奇迹。丁氏家族的血脉跟这片牢固的房子一样,也一直稳固地维系着。

西厢房和过厅

创业容易守业难,富裕的家族,后代更容易坐享其成、不思进取甚至败家。丁村的祖辈早就看到了隐患,于是想出了一个“对角分房”的家规。

比如这家有两个儿子,分房时,老大分得东厢南边一间和西厢北边一间;老二呢,则分到西厢南边一间和东厢北边一间。还有一种说法,老大分得东厢的房体和西厢的房顶;老二分得西厢的房体和东厢的房顶。总之,大家的财产你连着我,我牵着你,谁要是败了家想拆了自己分到的那份祖宅卖掉,没法拆,房梁是连着的,你还是死了这份心吧!

这种管束,不仅保全了宅院,连分家都不行。大家必须在一起和谐相处,一辈一辈繁衍下去,一个院一个院扩建开来。

对角分房,真是整治败家子儿的损招,也是维系家族统一的妙招。直至解放后土改,村里几乎

9 7 3 1 2 3 4 8 :
※版权声明
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,例:“襄汾政府门户网”。咨询电话:0357-3605035
  ·站内搜索·  
  ·热点排行·  
钩沉︱读不尽的丁村
全县清洁供暖工作汇报会召开
我县召开散煤专项整治会议
全县农民工工资清欠联席会议召
襄汾县国土资源局警示约谈矿产
襄汾县供销社开展“电商惠农、
李文耀在汾城调研
第四批中央环保督察全面启动 8
中国医改护航“健康中国” 
襄汾食药局2017年食品安全监督
襄汾食药局2017年食品安全监督
襄汾县2017年第2季度排污费公告
襄汾县2017年第2季度排污费公告
襄汾县2017年第2季度排污费公告
襄汾县2017年第1季度排污费公告
襄汾县环保局7月排污许可证发放
2017年8月7日县城空气质量 
刘浩、乔飞鸿等调研高速连接线
襄汾县国库支付局“三公”经费
农合患者在县人民医院做血液透
县档案局召开《将改革进行到底
襄汾举办我国周边安全环境和国
我县迅速贯彻落实全市地表水环
居住证制度全覆盖将于年内实现
北京明确共有产权住房规划设计
 
加入收藏

主办:中共襄汾县委宣传部 @ 版权所有 2007-2015
承办:襄汾县新闻中心  山西襄汾县政府门户网 
维护管理:襄汾县新闻中心 纠错电话:0357-3533696 新闻热线:0357-3533696
晋ICP备05003340号 技术支持:Chinalinfen.Com 网站编辑部邮箱:xfxwzx@126.com